吉林吉農高新技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熱門關鍵詞:  玉米  產品  吉單407

您的位置: 主頁 > 資訊動態 > 公司動態 >
小麥為何沒有水稻表現出色
作者:吉農高新 來源:未知 點擊: 發布日期: 2020-04-16 16:15
信息摘要:
強化農作物種業基礎性公益性研究,完善公共研究成果共享機制,加大對生物育種產業的扶持力度。 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積極推進構建一批種子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為有實力的育...
強化農作物種業基礎性公益性研究,完善公共研究成果共享機制,加大對生物育種產業的扶持力度。
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積極推進構建一批種子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為有實力的“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建立品種審定綠色通道。
推動種子企業兼并重組,鼓勵大型優勢種子企業整合農作物種業資源,培育具有核心競爭力和較強國際競爭力的“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
■  權威解讀
山東壽光每年種子交易額在6億元人民幣以上,但洋種子已占據半壁江山;
我國目前擁有種子經營許可證的企業8700多家,但具有研發能力的只有100家左右,而真正實現產業化運作的不足80家……
這些數字對于我國這樣一個世界人口大國來講,不啻為一種巨大的壓力和挑戰。
日前,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加快推進現代農作物種業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首次明確了農作物種業的地位、種業科研的分工和企業的主體地位,并把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作為重點任務,描繪出下一個10年我國種業發展的藍圖。
科研院所:“回歸”基礎性公益性研究
《意見》首次明確了種業科研的分工,國家級和省部級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要重點開展種業基礎性、公益性研究,逐步建立以企業為主體的商業化育種新機制。
農業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馬淑萍在近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坦陳,我國種業從2000年開始進入市場,目前尚處于初級發展階段,商業化的農作物種業科研體制機制尚未建立,科研與生產脫節,育種方法、技術和模式落后,創新能力不強。
“育種最大的挑戰是成本高,風險大。”一位業內專家稱,一些公益性研究院所自辦企業,但由于承擔風險的責任主體不明確,導致研發人員不一定按照市場需要研發新產品,造成長期以來的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現象。
她表示,“各歸其位”無疑有望從深層次解決這一難題。“公益性科研機構應該著力研究應用基礎研究,如創造新的育種技術、育種手段和育種理論等等,讓這些成果為全行業服務,回歸公益性的本質。”  《意見》也提出,力爭到“十二五”末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與其開辦的種子企業基本實現“事企脫鉤”。
目前,我國種質資源改良、育種方法、技術創新等基礎性、公益性研究薄弱。據介紹,全國有39萬份種質資源,而經過科研作出全面評價的只有5000份。“怎樣把這筆巨大的財富轉變成現實的生產力,就需要科研院所加大對這些材料的深入研究,甚至是對這些材料的創制,供給育種家進行品種選育,這樣才能支撐現代種業的發展。”馬淑萍在會上回答媒體提問時,表達了強化農作物種業基礎性公益性研究的緊迫性。
《意見》提出,科研單位重點開展農作物種質資源搜集、保護、鑒定、育種材料的改良和創新等基礎性、前沿性、公益性研究。同時,國家將加大對優勢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基礎性、公益性研究投入,支持科研單位的種質資源、科研人才等要素向種子企業流動,逐步形成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資本為紐帶的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農作物種業科技創新模式。
企業:市場競爭“挑大梁”
《意見》首次明確了企業的主體地位,明確種子企業是商業化育種的主體,是種業發展的主體。
反觀我國種業企業的研發投入,與此目標的差距不容忽視。據農業部統計,國內種子企業數量高達8700多家,多以產、銷為主,擁有自主品種權的企業只有100多家,擁有科研能力的種子企業不到總數的1.5%,研發費用投入平均不到銷售收入的1%。而發達國家的種業企業研發費用一般為銷售收入的8%到12%。
“商業化育種逐步轉向企業,以企業為主來開展商業化運作,這是世界發達國家成功的經驗,也是跨國種子集團的一些成功的模式。”  馬淑萍在會上說,《意見》明確了種業的發展方向,那就是充分利用公益性研究成果,按照市場化、產業化育種模式開展品種研發,逐步建立以企業為主體的商業化育種新機制。
  為此,國家將在企業注冊資金、固定資產、研發能力和技術水平等方面大幅提高市場準入門檻,推動種子企業兼并重組;積極推進構建一批種子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為有實力的“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建立品種審定綠色通道;對具有育種能力、市場占有率較高、經營規模較大的“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予以重點支持,增強其創新能力。
  “這些政策的落實,必將促進我們種子企業競爭能力的提升。有遠見的企業應加緊發展、迅速積累,相信不久以后一批重視核心技術創新、遵循市場規律的種業企業會迅速成長起來。”業內專家對此充滿信心。
  由于缺乏研發能力,  “育種不如買種”的現象在目前國內種業普遍存在??磥?,提升企業的創新能力,尚需很長的路要走。馬淑萍表示:“到2020年,我國要形成科研分工合理、產學研相結合、資源集中、運行高效的育種新機制。”
  對于產學研如何實現對接,這位業內專家認為,用為企業提供共性服務的水平和質量來考核評價科研院所,可以實現機制性對接,達到政府、科研院所和企業多贏。她還建議,完善相關政策,讓育種家能夠自由地在企業和研究所之間流動,以此激發企業育種的積極性,并且首選低成本、低風險和高效率的育種技術。
  除了補上研發能力短板外,專家同時建議,企業要增強知識產權意識,保護基因專利,“別讓外國公司輕而易舉地把我們的當家品種變成了他們的基因產品,然后大規模推廣后,向我們坐收專利費。”
  政府:多項扶持政策“培育”種業
  為加快種業產業升級,《意見》提出將出臺多項扶持政策,著力提升我國農作物種業科技創新能力、企業競爭能力、供種保障能力和市場監管能力。
  中央財政支持“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開展商業化育種,支持種子企業引進國內外先進育種技術、裝備和高端人才,并購優勢科研單位或種子企業,促進企業發展壯大。
  免征“育繁推一體化”種子企業種子生產經營所得稅,在兼并重組方面給予稅收優惠。
  建立健全國家和省兩級種子儲備制度,完善種子收儲政策,鼓勵和引導相關金融機構特別是政策性銀行加大對種子收儲的信貸支持,中央和省級財政對種子儲備給予補助。建立政府支持、種子企業參與、商業化運作的種子生產風險分散機制。
  對西北、西南、海南等優勢繁制種基地實行嚴格保護,加大新一輪種子工程投入,建設一批規?;?、標準化、集約化、機械化的種子生產基地,開展種子生產保險試點工作。
  強化各級農業部門的種子管理職能,明確負責種子管理的機構,種子管理工作經費納入同級財政預算。
  “政府維護市場秩序,制定一視同仁的好政策,給企業提供平等競爭的機會比什么都重要。”這位業內專家認為,這些政策對種子企業是利好,更是種業發展的基石。
  《意見》明確提出了編制現代農作物種業發展規劃。“目前我們在著手制定規劃,對《意見》進行具體化和細化。在規劃中,我們要分作物、分品種、分地區提出今后10  年種業發展的主要任務和階段性的目標。”此外,馬淑萍還透露,種子生產和經營的管理辦法、主要農作物品種審定辦法、農作物的標簽辦法都在修訂中。13%我國持證種子企業有8700多家,種業前10強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僅有約13%,與國際種業前10強37%的份額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100家8700多家的種子企業中,注冊資本在3000萬以上的僅有200多家,實現繁育推一體化、經營范圍覆蓋全國的企業不到100家。
  相關數字3%8700多家種子企業中,具有自主研發能力的只有100多家。我國大多數種子企業只買不研,即使有研發能力的企業也投入不足,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平均只有約3%。相比之下,國際種業巨頭銷售收入用作科研經費的平均比率約為11%。
90%國內種子企業研發能力弱,近90%的品種靠科研單位研發。而美國95%的品種出自種業公司自身的研發。我國種業公司的研發能力遠落后于國際種業巨頭。40%根據美國的一項研究成果,在過去100年中,農作物產量提高的約60%是由于種子科技的進步所貢獻的,其他化肥、農藥、栽培等方面的技術進步的貢獻約為40%。在中國,種子技術對于農業增產40%左右的貢獻率明顯低于發達國家。
900億元我國種業市場的規模已由2000年的250億元增加到目前的550億元左右,未來隨著種子商品化率的提高,潛在市場總額將達到900億元。

全國服務熱線

18843488000